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有輿論把今年8月稱為女大學生失蹤的“黑八月”。就失蹤來說,從現代新聞媒體記錄而言,從現在上推到民國,到清末,壹直是司空見

所以在生活中,你要養成什麼樣的心態呢?影陪
所以在生活中,你要養成什麼樣的心態呢?影陪
有輿論把今年8月稱為女大學生失蹤的“黑八月”。就失蹤來說,從現代新聞媒體記錄而言,從現在上推到民國,到清末,壹直是司空見慣的社會問題。就女性失蹤來說,向來是失蹤事件中的主要內容之壹。但在讀女大學生的失蹤,從今年8月到9月初見諸媒體的消息之集中,則是歷史罕有的。所以,稱之為“黑八月”,並非沒有道理。

從8月到9月初,在不同媒體出現過的女大學生失蹤消息,有人粗略計算大概有30多起。現僅羅列已經查證被殺和被解救的女大學生失蹤案例,確實有觸目驚心之感覺:

8月9日,在重慶的20歲女大學生高渝,從銅梁老家搭乘壹輛車牌問渝CN3275黑色轎車後失蹤,警方於8月19日在雲南省德宏州將車主蒲正福查獲,蒲正福承認殺害了高渝,高渝的遺體也被找到,綁架期間高渝被多次強奸。

8月16日,20歲女大學生王卓琳回南昌探親時,誤在向塘火車站下車,上了壹輛自稱前往南昌的拐的後失蹤,18日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王卓琳已經遇害,犯罪嫌疑人被抓獲,王卓琳系被強奸後殺害。

8月21日,22歲的女大學生金某在濟南被黑車司機綁架、囚禁,並慘遭毆打、性虐,8月25日金某悄���發出求救短信,濟南警方接警後將犯罪嫌疑人捕獲,解救了金某。

8月28日,江蘇吳江在南京上大二的19歲女大學生高秋曦,失聯半個月後警方確認已經遭搶劫被殺害,犯罪嫌疑人落網。

8月29日,警方證實浙江金融職業學院的21歲女大學生王金芳,已經被來自貴州的盧某尾隨殺害,並拋屍水坑,盧某已被警方抓獲,王金芳的屍體已被找到。

8月31日,就讀於河北醫科大學臨床學院的保定女孩劉輝失聯,9月7日河北和山東警方,從山東壹傳銷窩點將劉輝解救。

9月2日,22歲女大學生張琳琳從鄭州惠濟區家中出發去鄭州大學時失聯,9月6日鄭州警方宣布已經偵破張琳琳失蹤案,殺害張琳琳的犯罪嫌疑人黃某落網,黃某曾試圖強奸張琳琳未遂。

以上案例局限於被害女大學生屬於完全失去自由或被殺的情況,因此,並不能完整體現出女大學生失蹤的緣由、方式和結局。不過,還是可以從中歸結出兩個核心要素:金錢與性。女大學生並非有錢人,但在假期旅遊和準備回校時,當與社會底層發生關系,比較為生存掙紮的社會底層同年齡打工女孩,這時候就可能被某些人視作為了“腰纏萬金”的人物,從而也就可能有了危險降臨。至於性,這總是年青女性容易遭遇危險的第壹位原因。



金錢在貨幣時代是人身危險的第壹位原因,不過,這還比較好辦,因為女大學生終究是壹個沒有什麽錢的屬於貧窮的群體,由於金錢原因而被害的女大學生並不會比其他社會群體更加突出,只要多加警示,多加小心,即可以有所防止。性則可能成為女大學生被害越來越嚴重的原始因素。

上世紀80年代中期時候,華東師範大學有壹名女碩士生失蹤,當被從河南壹個偏僻農村解救時,已經生了兩個孩子。該事件很轟動,並非遭遇類似命運的女性罕見,而是因為那時候女大學生還很少,女碩士生更是稀罕,恐怕只是現在女博士數量的壹個零頭而已。她的被害是在乘火車時候,跟鄰座壹個婦女聊天,該婦女跟她吹自己家鄉風景如何如何美麗,還有很多古墳被農民挖,家家都有寶貝,於是,該女碩士生就跟那婦女下車去看風景、看古墳,卻不知道下了火車,那婦女就將她幾千元錢賣給人做老婆、傳宗接代去了。

該事件中這名女碩士生當時被無數讀報紙的人嘲笑,大多無法理解她怎麽會有這樣的智商,竟然被壹個連名字也不會寫的文盲農婦賣掉?人們只能歸結為壹條:女學生盡管智商很高,但關在大學圍墻裏面,壹點都不了解社會。這壹歸結很實在,指往的大方向很正確:從小學到大學到博士,不管什麽專業,教育內容盡管充斥著社會內容,但並非真實的社會,當按照課本所講解的社會走到真實的社會,女大學生如果自以為是,確實是很容易被騙入陷阱。我曾跟壹些朋友說:跟大學生特別是女大學生討論社會問題,會是壹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。

那麽,為什麽我說性可能會是女大學生被害越來越嚴重的原始因素呢?

性,本來就是女性特別是年青女性被害的第壹原始因素。也即,盡管女性被害有各種各樣的直接原因,但對多數直接的原因進行探究,往往或多或少跟性有關。

女大學生被害之所以會越來越成為年青女性被害的主題之壹,基礎是由於高等教育的發展,女大學生在青年女性人口中所占比例越來越高,自然就會在針對年青女性的犯罪中相應有比例的提高。然而,不僅如此,女大學生作為壹個社會群體,也許自有其特殊的時代性特點。清末民初時候,壹些有權有勢有錢的男人,有特別的性需求通常是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女戲子。在女性教育進步了之後,情況就發生了變化,女戲子不再是主要的盯住對象,被主要盯住的成了女學生。到上世紀30年代時,有頭有面的男人似乎不跟女學生發生壹點糾葛,便屬於了毫無風雅,或者屬於沒有趣味。再往後,不僅是有頭有面的男人,而且男人似乎只要扛了把槍,連自己名字也可能不會寫,就都可以做起娶女學生做老婆的夢了。那時候稱女學生,女學生即使只讀小學畢業,也是細皮嫩肉。現在稱女大學生,女大學生似乎比女中學生更能安慰男人的虛榮心,當面對男人私密的暴力,似乎也更柔弱壹些。

人口問題是中國涉及性的犯罪很深層的原因。2013年全國平均出生性別比達到119.58,農村地區更是達到122.85。這並非壹朝壹夕形成,而是有長年的積累。即使賣淫合法化,也只能緩解社會的性災難,因為賣淫並不等於婚姻。20多年前,我祖籍蘇南地區從華中、西南地區買老婆是很常見現象,10年前已經少了,現在試圖買個老婆很困難、不容易看見了。加以正常婚姻經濟壓力越來越大,社會相應的災難正在日益加深。以前解決婚姻問題由於缺乏女性人口而涉及的“犯罪”局限於社會最底層,然而,這僅僅是初級現象而已。當社會最底層人口互相的“調劑”實在解決不了婚姻問題,那麽,對女性人口的搜尋壹定會呈現出向上層的趨勢,從而,女大學生自然會被納入到搜尋者視線範圍。

最近有媒體報道,壹名22歲東北某高校大三女學生,被黑龍江壹名男子以當過兵等虛假名義誘騙、非法拘禁控制達數月之久。報道稱該名女大學生被淪為性奴,其實不能簡單這樣使用“性奴”壹詞,該名男子的主要目的是“我沒老婆,只想把她留在身邊過日子”,至於對她實施暴力,不過是常見的壹種“把她留在身邊”的手段而已,她真的完成了為他傳宗接代任務,老老實實接受做他老婆的現實,他未必就會繼續對她濫施暴力。在30年前,如果不是通過人口買賣渠道,想找老婆而誘騙、拘禁具有大學生身份的女青年,那是不可想象的,警方會不惜代價追查,社會底層沒有人有這樣膽量。該案例很能夠說明人口災難對於婚姻的影響。

10多年前我曾經幫助過壹個女孩。那時候我租住在外,隔壁是壹個租住的江西女孩和她的東北男友。該女孩剛大學畢業,在上海壹家公司找了工作,早出晚歸,十分辛勞。她的男友不上班,每天呆著打網絡遊戲。經常,夜裏聽見那男青年毆打女孩,女孩被打得跪下來哭求。找了個機會,我悄悄詢問女孩,她告訴我,是大學軍訓時候認識戀愛的,男的是她班級教官,復員後就到她學校附近租房同居,她畢業後又跟她壹起來上海。他要她跟著壹起回東北馬上生孩子,她不願意。他認為在上海打工低聲下氣,不願意找活幹,就完全靠她養著,每天喝喝酒、玩玩遊戲。她要分手,他就打她,要殺掉她後再去江西殺掉她全家,再不然就當她面割腕自殺,已經自殺過好幾回了。她不知道該怎麽擺脫這噩夢。我叫她去派出所她不敢,也認為沒有什麽用,解決不了問題。我就跟她說,越是喊打喊殺的人越孬種,不過是嚇唬嚇唬,她應該大膽放棄壹切,到別的地方���新開始自己的人生,他愛自己勝於其他,她真走了不會自殺的。


經過數次談話,在她又壹次被打得鼻青臉腫,實在已經不能去上班時,才下了決心離開,事先悄悄把壹個箱子放我這,然後趁他喝醉睡覺時候,我把她送到了火車站,她丟掉手機卡上了火車。幾天後,那男青年什麽都沒有發生,也走了。走時候,我故意問他:“哥們,去找女朋友?”他說:“找啥?城裏女人沒好貨。上海這地方不是人呆的,不如回老家種地去。”
日領男人要先溝通,才會有好的感覺。女人要先有好的感覺,才願意溝通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